花花世界
花花世界

花花世界

流年作者

都市

15.57万字完本2018-08-02

在线阅读 APP阅读 书架
以伊雨涵为首的几个鼎鼎有名的年轻人从A大毕业后步入社会的种种经历。其中,有作为富二代的王优优和林宇,他们有家族企业王氏和林氏,可是为了自己的追求,毕业后毅然选择了和伊雨涵一样,进入千千万万的无业游民队伍中。由于他们都是设计的精英,很快就各自找到工作了,并且开始了新的人生。 花花世界 点击展开阅读▼
以伊雨涵为首的几个鼎鼎有名的年轻人从A大毕业后步入社会的种种经历。其中,有作为富二代的王优优和林宇,他们有家族企业王氏和林氏,可是为了自己的追求,毕业后毅然选择了和伊雨涵一样,进入千千万万的无业游民队伍中。由于他们都是设计的精英,很快就各自找到工作了,并且开始了新的人生。 花花世界

精选段落

天刚放亮,经过一夜暴雨的洗礼,A市的空气空前清新。微风轻吹,这样的天气,谁都抵抗不了身体里的那根懒筋的强大力量,更何况是在炎热的夏天,特别重要的还是清晨。 伊雨涵就是其中的一员,睡到此刻了,还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就连一个翻身的动作都未曾有。梦的最精彩处,不断的手机铃声与振动硬生生把她给吵醒了。眯着惺惺睡眼,梦游般拿过放在梳妆台的手机,惯性按下接听键放至耳边,一声不吭,以示对方,扰了她清梦。 "雨涵,怎么样"电话那头见她不吭声,自然知道伊雨涵是被她从美梦中吵醒的。才不管,王优优首先开口。 "什么怎么样?"伊雨涵听到是闺蜜王优优的声音,本来迷糊的脑子清醒了几分,睡意也没那么浓了。 "不是说好今天一起去商量人生大事的么?你怎么还不起床?"王优优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一个电话过去,雨涵竟然还在睡觉。声量故意往上提了一个档。 "我的好姑娘,你看看时间,现在才几点,而且这样的天气,难得一遇,你就让我多睡一会行不?"知己知彼,伊雨涵自动忽略王优优的声量。用近似哀求的口吻说着。再呼吸一下空气,摆出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你赶紧给我起来,限你十分钟之内赶到我家,不然我就跟你绝交。"王优优完全不理会伊雨涵的哀求,说完就毅然挂了电话。 "又是这一招?!王优优你就不会用点新鲜的招数了么?"伊雨涵听见电话那头嘟嘟的响,嘴里嘀咕着。这下睡意全无了,一副很败的样子下了床。 王优优挂了电话,嘴角露出一抹很得意的笑。似乎是听到伊雨涵的嘀咕后,一副你奈我何,这样的招数我也是屡试屡验的样子,很是得意。用伊雨涵的话说,就像一只想要开屏的孔雀。 伊雨涵这样的形容已经算是很文艺的了,最初的形容彪悍得不行,就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王优优说,这样太颠覆我文艺形象了,在她的抗议下,伊雨涵才改口的。 想着想着,王优优经不住笑出了声音来。正巧被刚刚下楼的王深看见了。 "优优,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王深看着宝贝女儿自己坐在客厅里傻笑,不免感兴趣。 "爹地,你要去公司了?"听见王深的声音,王优优才发现站在面前的父亲。 "嗯,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王深看着王优优,他其实很希望王优优能到他公司去帮他打理公司的。 "爹地,公司有你坐镇就很OK了。我呢,先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时候了,我自会回王氏集团的。"王优优笑着对王深说,一脸的坚定。 "那好吧,爹地就不勉强你了。但是你要小心点。"王深看见女儿这么坚持,也就妥协了。说完就转身往外走。 "嗯,知道了。谢谢爹地。"王优优看着王深的背影,舒心一笑。 刚好走到大门,王深看见匆匆而来的伊雨涵,转过身来冲王优优一笑,说了一句"雨涵来了。"就上车离开了王家豪宅的大院。 急急忙忙的雨涵看见王深经过时停了下来,她也停了下来,两人含笑点点头就过了。 "雨涵。"王优优站在大门,看见风风火火赶来雨涵,忍住笑意,跟她打了招呼。 伊雨涵用带有鄙视的眼神看了王优优一眼,似是没听见一般,继续往里走。 近了才说出一句话,一句很精辟的话。 "真是基因变异啊!"语气里无不唏嘘,无不感叹,无不无奈,无不感到可惜,王深这么温文尔雅的优良品质在王优优身上一点都找不到。 "你、、、你。"王优优被伊雨涵这么一说,想要反驳竟一时找不到话了,脑子短路了。 "短路了吧?本姑娘就是要你尝尝扰我清梦的后果。"伊雨涵得意的笑了,说实话,王优优短路的时候还真不多,这是第一次。 不过,伊雨涵相信,有了好的开头,往后必会无穷无绝,除非她伊雨涵死了。 "好了,我的好雨涵,我知道错了。"王优优是个玲珑剔透的人,这么一会,她开始认错。在她眼里,认个错算什么,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她持着伊雨涵对她的好,经常认错,可是从来不改。 "算了,就知道你会说这话了。你都说了很多年了,你不腻,我听着也腻了。"伊雨涵看着王优优一副小孩子认错的样子,笑了。 王优优也笑了。伊雨涵就是这样,嘴硬心软。 "你看看,我们毕业也有一个多星期了,赶紧出去找工作吧。"王优优被伊雨涵刚才这么一打岔,差点就忘了要事。 "你真的不打算去王氏集团?那可是你的地盘哦。"伊雨涵虽然听王优优说过她不想去王氏,但没想到还真的了。 "嗯,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再劝我了。"王优优看着伊雨涵,眼神里尽是坚定。 "谁说我要劝你了,浪费表情。"看见王优优这样的神色,伊雨涵一脸的鄙视又上来了。不过只是问问而已,也是真的没有要劝王优优的意思。反而,她支持王优优这么做,一毕业就进自家公司坐上高位,一点挑战性都没有,简直就是枉费大好青春。 "哈哈。"王优优忽然大笑,没有一点预兆,也没有给伊雨涵做准备的时间,笑得太突然了。 "大白天的,你别吓人啊你。"虽然不明王优优笑什么,但基于自身承受能力有限,伊雨涵只有说这么一句话了。也觉得只有这一句话才适合情景。 "行,我们走吧。已经约好钟晴和心喜了。她们就在晴天等我们。"王优优豪爽的应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说着早已经安排好的伊雨涵不知道的事。 "好,走吧。正好我也还没吃东西呢。"伊雨涵看着王优优笑了,这丫头虽然看起来有点大大咧咧的,骨子里还是挺细心的一个姑娘。 "我也忘了吃东西了。"王优优经伊雨涵这么一提,才想起自己虽然起得早,但忘了吃早餐。 "那就走啊,还愣着干嘛。"伊雨涵说完不容别人反应的时间,拽着王优优往外就跑了起来。 "等等,我的包包都还在客厅里呢。"王优优赶紧止住伊雨涵的动作,挣开她的手就往客厅里去拿她的包包了。临走时还吩咐了李嫂今天中午不用做她的饭了。 不出十分,就来到晴天了。这是她们四人经常来的饭馆,档次不高,但饭菜很好吃,且经济。 刚进门口,看见朝她们招手的坐在最里面的满心喜和钟晴,伊雨涵和王优优很熟络地走了过去,步姿优美,单看身影,俨然两位修养极好的大家闺秀。 店内的,不仅是男人,就连女人的目光也随着这两位姑娘的步姿去了,满带爱慕或者羡慕。满心喜和钟晴看着这样的情景,掩嘴偷笑。直到两位姑娘落座,那些人的目光仍然还未散去。 "两个妖孽,你们自己看看后面吧。"钟晴对着刚刚坐下的伊雨涵和王优优使了个眼色,然后笑得合不拢嘴。满心喜也是,笑得腻灿烂了。这会本来很文静的姑娘都淡定不住了,就如钟晴和满心喜。 两人听得好友这么说,接收到钟晴发出的信号,再一次优雅地回过头来,慢慢地扫视身后的一干人等。果然,能惹得钟晴和满心喜都淡定不了的事情是最不靠谱的。他们,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用很不正常的眼神看着她俩。 伊雨涵和王优优赶紧回过头来,对视一下,便哈哈哈仰头大笑三声。果然,再次回头,众人都在埋头吃东西了。 钟晴和满心喜更是笑得差点要气绝了,脸都红了。 伊雨涵和王优优对视一下,都无奈地叹了叹气。这种当众自损形象的事,当今天下,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三人了。 看着笑得不停的钟晴和满心喜,王优优瞪了一眼,缓缓开口道:"两位姑娘,笑够了没?再笑我就不客气了哦。" 两人对王优优最清楚不过了,她的招数,狠、快、准,重要的是一击即中。听到她这么一说,赶紧止住了笑。 要是换了伊雨涵,她俩人就未必怕。伊雨涵的嘴硬心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所以,她的杀伤力可以归为零。 渐渐进入状态,刚好钟晴和满心喜事先点好的东西也陆续被送上来了,早已经饿了的四人开始用餐,吃得津津有味。都说认真的人是最美丽的,加之四人本就有几分姿色,这吃相也引得众人再次沉迷。可惜,美人眼里只有眼下的食物。 不出十分钟,桌子上的食物被四人清得片甲不留。众人再次望而止步,因为桌子上的食物本就不是一般的多,还是那么短时间内被清掉。 就在这时,三位气宇不凡男生跨步而进,虽然也有不少仰慕者,但都是女的,至于男的,只是不屑的看了几眼就垂头继续之前还未完成的动作了。相比之前伊雨涵和王优优的气场,不知弱了多少倍。

钟晴和满心喜看在眼里,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美女比帅哥受的瞩目要多很多。 三人站在伊雨涵和王优优的背后,一声不吭,活像古代千金小姐的随从护卫。她们对面坐着的钟晴和满心喜看着三人,也是不言不语。 沉默了好一会,伊雨涵和王优优发现有点不对劲,顺着二人的目光转过头。看见韩家祺、袁子轩、林宇三人正列队站着,一声不吭。看样子像是来了好一会了。 "喂,你们三个,装什么深沉呢?"开口的正是王优优。 "就是,正好有位置,我们正好刚吃饱。过来坐下吧。"伊雨涵配合着王优优,对三人淡淡的笑笑。 林宇率先坐下,就在王优优身边。剩下的二人则选了个空位随意坐了下来。三人看着干净的桌子,对视一下。最后,是韩家祺开的口。 "你们真的吃过了?"语气里显然不信伊雨涵刚才说过的话。 林宇和袁子轩默契地看着四个女的,默契的点点头,意思和韩家祺一个样。 "是啊,就刚刚吃完,你们就进来了。"满心喜用很诚实的语气说着。眼神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满心喜都这么说了,三人也就信了。满心喜是他们七个当中信用度最好的,公认的。当然,这公认是指他们六人。因为满心喜很少说不靠谱的话,几乎没有吧。 "林宇,你怎么也来了?不想回林氏集团?"说话的是钟晴。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可爱女生,行为比伊雨涵和王优优靠谱多了的女生。 "是啊,我也想问你呢。"伊雨涵接上话,看着剩下的两个男的,希望从他们身上找到答案,而不是想林宇亲自开口。因为林宇这人懒得连话都不怎么说。 韩家祺和袁子轩两手一摊,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伊雨涵撇撇嘴,刚想发出鄙视的信号。很快,就一秒钟的时间,这种想法被王优优的一句话给秒杀了。 你丫的鄙视我还嫌不够啊?就是这么一句话,把伊雨涵给呛得差点气绝。这么突然,毫无征兆,一点准备都没有。 看到伊雨涵的表情,林宇淡淡一笑,真是一物降一物呢。 "优优,你也不回你的王氏?"林宇终于愿意打破自己的沉默,说出第一句话了。虽然不是正面回答之前钟晴和伊雨涵的话,一个也字说明了一切。 "是啊,我要靠自己的力量生活。"王优优雄心壮志地说道。 林宇得到答案后就又沉默了。要是优优也像他这样的话,可就好玩了,一物降一物,看他什么反应。伊雨涵是这样想的。 钟晴看着王优优与林宇,第一次发现,他们两人竟然如此相衬。 很快,这样的想法也被秒杀了,被伊雨涵秒杀了。 "别听她瞎说,她其实就是想自由,想过得逍遥自在点。"伊雨涵一副大义灭亲的神色,众人看着她都感觉她头顶有无数道光环绕着。 王优优听了后不但没有反驳,反而微笑着看伊雨涵,美丽的脸上是很温很柔。说的话更是出乎伊雨涵意外。她居然破天荒地说了一句很不靠谱的话。 "谢谢雨涵的了解。" 这么觉得的不仅仅是伊雨涵一个人,就连钟晴、满心喜都这么觉得,还有韩家祺、袁子轩,就连林宇也怀疑自己听错了话了。认识王优优这么久,少说的也有三年了,何曾听她说过谢谢二字。 用她自己的话说,除了她爹,她还没对别人说过谢字。 伊雨涵很荣幸地成为第一人。 王优优看着众人的反应,笑了,声音清脆,如风中铃声。 对,就是这样的笑,这样的笑声,让有的人心神荡漾了。 "优优,你就别吓唬雨涵了。"满心喜看着有点受宠若惊的伊雨涵,淡淡地笑了。 "就她,我还能吓唬得了她"王优优看着伊雨涵,眼神里一副你跟我斗,你输定的得意。 伊雨涵视而不见,脸上保持迷死人不偿命的纯净微笑,保持沉默。 "好了,别闹了,言归正传。"韩家祺看见打闹的二人,很无奈地说了这话,那语气深沉得似乎自己已经进入了垂暮之年。 终于,这话还是有点成果的,人人都沉默了下来,一本正经。 "说说吧,都有些什么打算?"袁子轩首先提出话题。 "我刚刚已经说了,我准备自食其力,到其他企业去找工作。"说话的是王优优。 "我呢,上有老,下有小,必须自己赶紧找工作。我已经在网上投了好几份简历了。"伊雨涵一本正经地说着。 大家都知道,伊雨涵口中的上有老下有小是指一个月前下岗的父母亲和弟弟伊洛涵。 "我也是这样,决定找工作。"满心喜不轻不重地说着。她家虽不及王优优家有钱,却也是不错的,反正就不用愁没钱花。 "我随缘。"林宇淡淡地说着。 众人不料林宇会说出句这么有内涵的话,都表示消化不来,给噎着了。 "反正林氏我是不会去的。"补充了这句就止住了。无视众人的表情。 "我也是找工作。"袁子轩和莫家祺都是这个决定。 一群刚毕业的年轻人,一群无业游民,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蓝图。 这样说说笑笑,嘻嘻哈哈的,已到中午了。三个男的从一进来就只顾着聊了,谁也不记得点东西吃了。看着店里越来越多人,再看看外面毒辣的阳光,才觉得饿。 他们是晴天的常客了,又是帅哥美女,一来二往,店主跟他们也就熟稔起来。所以他们才会在这里坐了一个上午都没有被驱逐。 王优优跟店主打了声招呼,就是点好东西了。他们都是熟客了,没有什么特别要求,店主就照着他们平时的爱好上菜了。 这会多了三个人,还是男的,菜一上来,就满满一桌了。 来来去去的人都会往他们这里看上几眼。有的是看美女,有的是看帅哥,也有帅哥美女一起看的。 七人自动忽略投向他们的各种目光,专心吃饭。 很快,七人一起放下手中的碗筷,动作很一致,像是训练过一样。事实上,也是训练过的。是袁子轩提出来的建议。 那会,他们七人经常在一起吃饭,有的吃得很快,比如林宇和袁子轩。有的吃得很慢,比如钟晴和满心喜。然后快的袁子轩没有耐心总是等慢的钟晴和满心喜,所以提出这么个不道义的要求。实际上就是针对钟晴和满心喜的。 出乎意料的是,答应得最爽快的竟也是这两个丫头。最后,经过划拳的方式,以林宇的速度为标准开始训练。 吃完饭,林宇结好帐就领着六人离开了晴天。然后,如夕阳下的鸟儿,各自散去。 王优优和伊雨涵是同路的,两人就一起沿着绿荫散着步回去了,因为晴天距离她家近,所以没有开车出来。走路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王优优觉得回去一个人也是无聊,不想回家那么早。于是带着伊雨涵往别墅公园去散散步。 别墅公园里绿树成荫,投下斑斑驳驳的阳光。此时已过响午,阳光也就没有那么辣了。偶尔还有风轻轻掠过,已经感觉没有夏天的炽热了。 伊雨涵找了一处石板凳坐下,王优优也也跟着坐了下来。 "优优,你投简历了没有。"伊雨涵看着眼前的的点点星光,一本正经地说道。既然王优优已经决定自己找工作,她当然希望她能够顺顺利利的干出个样子来。 "投了,就锦绣一家。"王优优看着地上的光影,轻轻地答着伊雨涵。 "锦绣?那不是满远在的地方吗?"听到王优优说是锦绣,伊雨涵首先想到的就是满远这个人。他是满心喜的哥哥,也是她们的学长。 "嗯。"王优优只是应了一下没有多出来的一个字,显得有点吝啬了。 这会,伊雨涵终于知道,王优优一直不肯说的那个心上人竟然就是满远,谁会想到呢。 伊雨涵叹了一下,但是没有说出来,有些事情,知道就好。 "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呢?"见伊雨涵不语,王优优看着她笑了。 "嗯,是有点。"伊雨涵如实说了。她自己觉得,这么诚实的时候,还真不多。平时很多事都是嘻嘻哈哈就过去了,也不知真假了。 "但是他不知道我喜欢他。"王优优淡淡地说着,"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如果我被录取了,我就找机会向他表白。" "那如果没被录取,你就打算放弃"伊雨涵看着王优优,第一次看到她带有犹豫的眼神。 "嗯,那就说明我们无缘,我也就没什么好挂念的了。"王优优淡淡地说着。 "你就会回王氏?"伊雨涵试探地问道。 "是。还是你了解我。"王优优看着伊雨涵轻轻地笑了。 伊雨涵但笑不语。 两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慢慢偏西的红日,再看看天边。这样的安静,其实就是她们奢求的,从小的梦想。梦想中还有绿水青山,良人相伴。

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甚至自损形象,其实骨子里却也是地地道道的文艺青年。 两人开始神游了。其实,若是王优优这样的人就有可能拥有这样的生活,伊雨涵很久之前就这么说了。因为她什么都有了。 王优优则说,像伊雨涵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拥有这样的生活,因为伊雨涵在这城市里拥有的不多。可以轻易放得下。 那时,两人都傻傻地笑了,笑得很没心没肺。那时,她们刚认识不久。那时,也是夏天。那时,云淡风轻。 就在两人的畅想将要抵达颠峰的时候,王优优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虽然是孙燕姿那首很温柔的《遇见》,却也像是地球引力一般,将就要抵达天堂的两人瞬间拉回了地球,然后很不懂人情地得瑟一笑,继续响。 王优优从包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是陌生号码,秀眉微蹙,犹豫了一会,还是按下接听键。 "请问是王优优小姐吗?"电话那头是一位年轻的男的声音,很有礼貌,听着很舒服。 "嗯。"王优优先是应了一声,本想继续问您是哪位的。怎料人家不给她这个机会。 "您好,我是锦绣人事部的张宇,我看过您的求职简历了,觉得很适合我们公司的要求。明天有空的话就可以来面试了。"张宇霹雳啪啦地说了一大串话后,终于停了下来呼吸一下。 "好的。"听了张宇一大串话后,本来有很多话要说的王优优反而淡定了很多,脑海里就只剩下这两个字了。 "没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明天见。" "好的。" 电话那头,嘟嘟作响。 王优优很快就回归现状,刚想和伊雨涵说这事,却发现伊雨涵在另外一个角落里接电话了。 不出一会,伊雨涵就拿着手机过来了,脸上有浅浅的笑容。 "优优,我投的简历被一家公司看上了,叫我明天就去上班呢。"伊雨涵想要掩饰心中的欢喜,却还是笑了出来。 "你要是想笑就笑,这样隐忍着,你都不知道有多难看。"王优优看见伊雨涵那样子就觉好笑,忍不住就损了她两下。 伊雨涵听了,果真笑了,很自然。但是这次笑是因为王优优损她的话。她知道这不是王优优的真心话,王优优不会放过每一次损她的机会。 "刚才是谁给你打电话呢?"伊雨涵忽然想起刚才王优优接了电话。 "锦绣人事部的。"王优优故作毫不在乎的语气,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大笑一场了。 "啊!优优你很幸福呢。"伊雨涵看着王优优一脸的淡定,自动忽略。她当然知道此刻王优优的心比谁都高兴好几倍。 伊雨涵抱着王优优又笑又跳,要不是王优优别开脸,就差点亲了呢。 "丫头,淡定点淡定点,咱得注意下形象好不。"王优优终于受不了伊雨涵这般折腾,无奈之下说出了这话,希望能起作用。 果然,上天是宠她爱她的。一听王优优这么说,伊雨涵就像是触了电一样,赶紧松开双手了。 "明天去面试,结果怎样都还不知道呢。"王优优看着伊雨涵高兴的样子,自己给自己泼了一盆冷水。 当然,这盆冷水还有些是飘到了伊雨涵的身上,脸上的笑意没那么浓了。 看着渐渐西下的夕阳,映红了半边天。天边的余晖就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看着就像是一匹质量上乘的布料。 虽然是城市,也有不少归鸟在她们头上掠过。两人抬头看着空中的鸟儿,一脸的神往神驰。 "优优,我们回去吧。"伊雨涵任何时候都是最先接受现实的那个人,很理智。看着鸟儿的时候感觉自己也是时候该回家了。 "好吧。"王优优受伊雨涵的影响,如果伊雨涵不跟她一起文艺的话,她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说完,两人就往家的方向归去了。不一会就到王家别墅了。 伊雨涵看着王优优进去了,才继续往自己家走。伊雨涵家跟王优优家紧一墙之隔,走起路来就只需十分钟左右。就是这座墙,将她们给划分了。王优优住着别墅,在富人区。而伊雨涵住在平民区。 刚进家门,刚好她的父母和弟弟都在家,张罗着准备吃饭。 看见伊雨涵回来,她父母亲切地叫她把手洗了赶紧出来吃饭。 "姐,今天回来得倒是很准时呢。"伊洛涵看见自己姐姐回来了,不免倜傥一下。这姐弟俩就经常这样。 "是啊,我可是在门外等了很久了。"伊雨涵听见弟弟这么说,往里走的空档还不忘还他话。 伊家父母听见姐弟俩这么说,笑得合不拢嘴了。自小,这姐弟俩就这样,虽然经常损来损去的,但姐弟俩的感情却是好得不得了的。 伊雨涵洗手出来,伊洛涵刚好盛好一碗饭递给伊雨涵。 "谢谢。"伊雨涵接过他递过来的饭坐下,礼貌地说着。在她的观念里,虽然他是弟弟,但谢谢还是要说声的,以示尊重他的付出。 这样下来,伊洛涵也习惯了,并且理所当然地接受道谢。 "小雨,今天有什么结果吗?"伊雨涵的妈妈知道女儿今天一大清早就出去了,于是猜想着应该是与工作有关。 伊雨涵看了一眼正在吃饭的父亲,见他一副很安静的样子。转而看着母亲与弟弟。 "今天有公司打电话来叫我明天直接去上班。"伊雨涵一边夹菜一边说。 "这样就好。我和你爸已经下岗了,家里就多靠你了。"伊母看着也是一边看着碗里的饭菜,一边说着。 "有劳姐姐了。"伊洛涵终于破天荒地说了一句好话。 伊雨涵是这么觉得的,其实不是。伊洛涵经常会说好话,只是伊雨涵只记得他损她的时候,自动忽略他说好话的时候了。 看着姐姐不说话,伊洛涵笑了。姐弟二十多年,他还能不知道伊雨涵此刻想什么? "洛涵再过一年就毕业了,到时候负担就小了很多了。"终于,一直只顾着吃饭的伊父停下了动作,说出了这句话。 还是父亲最可爱了。伊雨涵心头是这样想的。 "嗯。"伊雨涵应了声就继续吃饭了。 这时,伊家除了吃饭嚼菜的声音外,没其他声音了,相对来说是安静了许多了。 伊雨涵是第一个放下碗筷的人。在她会拿筷子吃饭那天起,这个第一就从来没有动摇过。 虽然,伊洛涵屡次挑战,却也屡次失败。更能让伊雨涵得瑟的是,伊洛涵,竟然是这个家里吃饭最慢的一个人,然后大多数时候都很光荣地承担洗碗的任务。除了她妈妈帮他。 可以说,伊洛涵绝对是个可以进得厨房出得厅堂的现代好男人。 伊雨涵看着慢条斯理的伊洛涵,嘴角扬起了一抹很邪恶的笑。让伊洛涵看到后,转瞬即逝。然后轻轻上了楼回卧室。 留下伊洛涵独自发呆或愤愤不平。 伊雨涵回到房里,打开电脑,没什么事就和王优优她们群聊了起来。 他们七人在袁子轩的带动下组成了一个Q群,还起了个很文艺的一个名字,就叫现代青年。在满心喜和伊雨涵的关系下,满远和伊洛涵也加入了现代青年,只是两人三百六十五天就有三百六十天是黑着头像的。 在大伙的追问下,他们两人给出一个很无奈,但大伙又不得不接受的解释。 "我是祖国的未来,我是二十一世纪的接班人。理应以国家事业为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是伊洛涵说的。就在他说完后,当时七人是感觉有愧天地的,久而久之,这种感觉就一同被磨灭了。 "我已经置身于国家经济建设当中,应以事业为重,不宜分心。"这是满远说的。当时七人感觉他就像一位伟人,头顶光环萦绕。久而久之,就自动过滤这种认知了。 想起这两人说的话,伊雨涵自己笑了。 "我明天要去面试了。"钟晴敲出的几个字在电脑屏幕上躺着,就像是在占地盘一样。 "我也是,下午回来才发的简历,就有公司打电话来了。"这话是满心喜敲出来的,占的地儿很明显比钟晴的要多多了。 "恭喜,恭喜。"王优优和伊雨涵都是这么一句话,简单明了。 "看来另外两位美女也要去面试了哦。"这回说的是袁子轩。 "嗯。"王优优简短的一个字就帮她和伊雨涵给出了答案。 "那就是除了林宇,我们都有去处了。"韩家祺在众人的感染下,终于现身了。 "我不急。"林宇一直都在,只是不吭声,这会终于肯吭声了。 "也是,林宇才华满腹,找个工作易如反掌。"王优优看见林宇终于吭声了,忍不住揶揄了他一下。 "哪里的话,能让锦绣看上的才是满腹才华的。"林宇漂亮回击了一下。他想要一种效果,就是把众人在他身上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王优优身上去。 好狠的招数,伊雨涵这边笑了。还真是一物降一物了。

引火自焚了。王优优脑海里就只有这个词了。 "优优,你真的去锦绣?"满心喜首先发起问话。 "心喜的哥哥也是在锦绣呢。"钟晴想到的就是这一点。 "千真万确。"伊雨涵见王优优没回复一个字,立即敲出这四个字,以慰人心。 "我觉得锦绣适合我,所以就投了简历。"王优优被朋友这么一说,想起要掩饰。 林宇不言不语,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邪恶地笑了。陶醉在自己的一手策划的阴谋当中。 好你个林宇,算你狠。这是林宇私下里跟王优优聊的。 "知错了就求饶,爷帮你。"林宇看着屏幕上的字就可以感觉到王优优咬牙切齿的样子。 "做梦吧你!"王优优坚决不求饶。 "好啊,你就等着你的秘密被他们挖出来吧。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再加上锲而不舍,相信很快的。"林宇好不客气地敲出这一行字。又是很邪恶的笑了。 "你就饶了我吧。"终于,王优优肯认错了。在她眼里,认个错不算什么,就看有没有这个必要而已。 终于,林宇大发慈悲地回到群里帮王优优解围了。 "大家明天都要去面试,还是早点休息,养好精神迎接美好未来吧。"这事林宇帮王优优解围的话。 王优优看后,觉得有一种被耍的感觉。不过,确实是起了作用,也就不计较了。 众人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加上今天都没睡上午觉,也困了。众人陆续散去。 伊雨涵正准备下线,看见林宇的QQ还亮着。很好奇他怎么会知道王优优把简历投去了锦绣。 "林宇,你怎么知道优优的事?"伊雨涵很好奇。 "我猜的。"林宇对于伊雨涵的重重疑问只做出这样的回答。 ""伊雨涵对这样的答案表示很无语了。 "学长还没毕业的时候,我就看出这丫头对学长有意思了。她看学长的眼神里带有爱慕。"林宇终于把最满意的答案说了出来。 "你太厉害了。我都没发觉倒是你发觉了。说实话,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还是她自己说的。"伊雨涵对林宇崇拜之余感叹自己粗枝大叶。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林宇把话敲出来就笑了。 "以后多留心就是了。"林宇见伊雨涵没回话,加了这句。 "好,谢谢。"伊雨涵虽然平时有点粗枝大叶,但是礼貌方面却丝毫不差。 "客气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晚安。" 伊雨涵很快就下了线在床上躺下。昨夜一夜雨的洗礼,即使今天阳光灿烂,相比较下来,气温还是挺舒适的。很快,伊雨涵就进入睡眠状态了。 一夜无梦,睡到自然醒。伊雨涵拿手机一看,时间还早,整理好去上班要带的东西,坐在房里发呆了。 想起昨天的清梦被王优优扰了,一种报复心理产生了。于是,伊雨涵很邪恶的笑了。 翻开手机里的最近联系人,王优优就在第一。毫不犹豫地,轻轻按下拨出键,等着好戏上演。 以她对王优优的了解,扰了她的美容觉的人,不管是谁,都得接受一次恶骂,然后连续两天接受报复。除非有充足的理由。 果然,王优优还没有睡醒,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明显告诉对方她还在睡梦中。 "优优,你果真还没起床呢。现在都九点钟了,你不是要去面试吗?"伊雨涵的演技很好,声音里有匆忙焦急的意思。 "什么?九点?你妹的。"王优优听着就跳了起来,"你自己好好看看,现在才七点。" 果然如伊雨涵预想的那样,王优优暴跳了。 "不可能,我看着明明是九点了。是你看错了吧。"伊雨涵为了复仇,继续演戏。 "就算是九点,我也不急呀,我面试时间不限制。"王优优的声音终于清醒了很多。 "你不是说九点去面试的么?"伊雨涵就继续演。 "我的姑奶奶,我什么时候有跟你说过?"王优优的语气里一副我败给你了的样子。 "你确定你没说过?"伊雨涵听王优优的语气,心里偷着乐了。不禁有点佩服自己了,拥有这么精湛的演技。 "我真没说过。"王优优再次肯定地说。 "哦,那就是我弄错了。不好意思,你继续睡觉吧。"伊雨涵说出最关键的一句话,对,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弄错了。 "我说雨涵啊,你怎么了?你可是从来没犯过这么低级的错误的。"王优优感觉今天伊雨涵很不对劲。 "可能是因为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有点紧张吧。"伊雨涵再次自毁形象。其实,面对任何事,她何曾紧张过。 "哦。"王优优信了。 "你再睡会吧,既然还那么早。"伊雨涵最后说了这句话就把电话挂了。然后很得意地笑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她的门。不用想,伊雨涵也知道是妈妈了。轻轻地走去开门了,果然不出所料,就是她妈妈。 "小雨,我做好早餐了。你下去吃点早餐再去上班吧。"伊妈妈很亲切地说着。 "好,我知道了。我一会就下去。"伊雨涵本来打算不吃早餐就出去的,没想到妈妈竟然起来给她煮好早餐了。 伊妈妈应了一声就转身下楼忙去了。 换好衣服,拿着上班准备的东西,伊雨涵很轻步地下了楼。因为家里还有人没起床。 吃了早餐,也是时间去公司了,毕竟是第一天,去早点还是有利无害的。于是,伊雨涵除了门。 公司离伊雨涵家不是很远,也就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伊雨涵决定步行过去。 经过王家别墅时,看了一眼王优优的房间,她的房间刚好在路的这边。她的窗帘是挂起的,伊雨涵笑了,看来这丫头被她吵醒后,不继续睡了。 带着愉悦的心情,伊雨涵开始她的新生活了。她记得小时候听人家说过,爱笑的人的运气都不会差。她信了,就像信徒信神父一样信。 就到公司大门的时候,伊雨涵看见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很是娇俏的身影。乍一看去,真的是满心喜。放快脚步,很快就追了上去。 "心喜。"伊雨涵叫住满心喜。有点兴奋。 "雨涵?"满心喜止住脚步,看着伊雨涵也是感觉意外。 "你也是来这里上班的吗?"伊雨涵看着满心喜意外的表情,猜出个大概。 "嗯。真想不到这样都遇上你了。太好了,以后我们就有伴了。"满心喜这次说的话绝对是她们认识以来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了。 "嗯。"伊雨涵也是一脸的兴奋。 "我们一起进去吧。"她们首先要到人事部经理那里报到。满心喜看着伊雨涵的兴奋,看看时候也是不早了,不能再磨叽了。 "好。"伊雨涵拉着满心喜就往大堂里走。 这事,大堂内的人的目光都定在了她们两人身上,即使是正在工作或者打着电话的都停了下来。 两人自动忽略众人目光,淡定从容地走到前台,对前台姑娘微微一笑就说明了来意。 前台姑娘一听明两人来意就微笑着带着她们离开大堂,往经理的办公室去了。顿时,背后议论纷纷,都说公司要来了两位美女,有一位是特别的美丽。 刚好经过的陈紫干咳两声,这个大堂就顿时鸦雀无声,各就各位了。 陈紫是众星集团策划部的经理。权力不大,但是架子大得很。持着自己领导的策划部是公司的主干部门,经常刁难其他部门的经理。 人长得倒是不错,有点象朱茵,公认是公司里最美的一个。当然,那是就在上一分钟成为以前的事了,自从今天见了那两位美女,她也就过时了。 "秦经理,这是伊雨涵和满心喜,她们说是来报到的。"前台的李蓉敲了下经理的门,很礼仪地跟经理报告情况。 "好的,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秦海放下手中的文件,看了三人一眼,对李蓉温和的说道。 听着秦海的声音,伊雨涵和满心喜都感觉很舒服,他的声音很有亲和力。看上去,年龄也就不过长她们三四岁的样子。 "伊小姐和满小姐请坐。"秦海指着室内的沙发对两人说着的同时,抽身从办公桌走了出来。 两人看了一眼沙发就规矩地坐下了。 秦海在她们坐下后,也坐下了,就坐在她们的对面,中间一道茶几隔着。 "两位的简历我都看过了。都是学设计出来的,我把你们两个安排到设计部。没有什么意见吧?"秦海具有亲和力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没问题。"伊雨涵首先做了回答,进设计部,她梦寐以求。 "我也没问题。"满心喜随后答道。 "我看了简历,你们都是从名校出来的,还是同一个专业,想必你们是朋友吧。"秦海看着伊雨涵和满心喜,脸上有淡淡的微笑。 "是的,我们是好朋友。"伊雨涵淡淡地回了一个微笑,但是看起来很纯净,总能让人为之着迷。

秦海看到伊雨涵纯净的笑容,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 "好,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我叫秦海。"像是念着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台词。秦海很熟稔地说着。并伸出一只手以示握手,一切水到渠成。 "我叫伊雨涵,很高兴认识你。"伊雨涵说完也伸出一只手握了上去,以示礼貌。 "我叫满心喜。"满心喜看着秦海递到自己面前的手,也很礼貌地回握。 三人自我介绍完毕,秦海就带着伊雨涵和满心喜走出办公室,往设计部去了。一路走过,所经之地,背后都传来一阵阵议论。 "好美丽的姑娘啊。" "是啊。" "听说是设计部的呢。" "哦" "这样可就有好戏看了。" "就是,就是。陈紫终于遇到对手了,看她还能嚣张多久。" "对,对。" "" 虽然议论声不是很大,但伊雨涵还是一一听在耳里了。真是个是非之地,难怪人家会说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满心喜自然也听到了众人的议论声,心里想的跟伊雨涵的一个样。 秦海则是只顾引路,头也不回,眉也不皱一下。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很快就到设计部了。伊雨涵和满心喜带着好奇又激动得心跟着秦海走了进来。 "陈紫,给你带来了两位新人。"秦海看见正在画图的陈紫,温和地说着。 "好,先留在这里吧。"陈紫头也不抬一下,继续手里的活。说得好像伊雨涵和满心喜是个货一样,先摆一边。而秦海就是个送货的。 好一个目中无人。伊雨涵心里想着,她见的人多了,就差这么目中无人的。 "好,她们就交给你了,多照顾点。"秦海似乎毫不在意陈紫的目中无人,只管把任务完成就好了。 "嗯。"陈紫还是没有抬起头来,只顾自己的活。 设计部里的所有人,当然除了陈紫和秦海,都用可怜的目光看着伊雨涵和满心喜。因为她们知道,这是陈紫不喜欢她们的表现。若是陈紫不喜欢一个人就会万般刁难,直到对方忍无可忍地离去。 伊雨涵接收到这样的目光,淡然一笑。什么样的风浪我没见过。 满心喜看着一脸淡然的伊雨涵的,有点担忧的心也就淡定下来了。 秦海看看伊雨涵和满心喜,走近她们悄悄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他说,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去我。 伊雨涵看着秦海离去的背影,淡淡地笑了。 设计部里的人看见向来不跟人多说话的秦海对这两个新同事如此照顾,不禁都感叹一个恒古不变的真理,美女得到的关照永远比一般人多。 这时,陈紫终于肯抬头了,估计是垂累了吧。陈紫看着两位新来的丫头,不言不语。 伊雨涵看在眼里,其实也是大不了她们几岁,长得也不错。如果不是刚才那样的态度,伊雨涵想,她是会喜欢这个人的。 这会,她再美,伊雨涵看在眼里也觉她就是李莫愁或者灭绝,不近人心。 这会,伊雨涵才想起一件事,秦海没有告诉她们眼前这位领导该怎么称呼。还有就是也没有把她们的名字告诉她。这会就尴尬了。 只有微微一笑,不言语了。 果然,陈紫看到伊雨涵的微笑,也是淡淡笑了一下,虽然是皮笑肉不笑的,但总比没有的好。 陈紫走到伊雨涵和满心喜跟前,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番,停在伊雨涵面前,双手环抱,其实都没伊雨涵高,却仰着头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你就是伊雨涵?"陈紫端倪地看了伊雨涵一会,终于开口说话了。 "嗯。"伊雨涵此时觉得,在还没弄清对方的种种之前,还是少说为妙。 "你好,我是设计部的经理,陈紫。"陈紫难得地说了些客套话。设计部内的其他人,满心喜除外,都感觉陈紫破天荒了。 "经理好。"伊雨涵也是客套地回了一句。她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此举就是告诉她,我是你的领导,等级区分。 "那你就是满心喜咯?"陈紫这会移步,走到满心喜跟前。 在她们还没来的时候,陈紫就看过她们的简历了,自然也是记住了她们的名字。毕竟应届毕业生能被人事部看上,直接安排到设计部来的人不多。除了她陈紫就是伊雨涵和满心喜了。 "嗯,经理好。"满心喜淡淡地笑了,声音也是轻轻的。 陈紫没再说话,而是转过身来,看着她的那幅设计图。 满心喜看了伊雨涵一样,伊雨涵正好也朝她看来。两人很默契地翻了一下白眼。 转而看着陈紫的那幅画。流露出一种很不屑的神情。刚好,这神情被陈紫捕捉到了,陈紫看着两人,眼神绝对不友善。 "灭绝。"伊雨涵咬着牙对满心喜悄悄地说,声音很小很小。但是听到的不止满心喜,还有离她们很近的同事。 听到的人都一副想笑不敢笑的神情。在伊雨涵看来,他们都在做着一件很痛苦的事,因为不敢随心所欲,包括满心喜。 除了陈紫,这里的人都对这两位新同事充满好感,特别是对伊雨涵。 伊雨涵知道陈紫看着她和满心喜,但是,她没有看她,满心喜也没有看她。两人通过眼神交流,一致认为,经理的能力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样的设计图,她们学校的设计班的,在大一的时候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画出来了。 确实如此也。 室内一片安静,本来人就不多。这会,被陈紫这么一看,就连喘气,众人都得小心翼翼起来了。而伊雨涵此时想到的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同事都这么怕陈紫。 "余飞,这两个新人就交给你来带。"陈紫终于开口说话了。 伊雨涵向着身后的人看去,那个叫余飞的人,是个长得不算高却也眉清目秀的年轻小伙子。 "是,经理。"余飞必敬必恭地回着陈紫的话。 一个人,能做到人人畏惧,特别是连小伙子都畏惧,未必是件好事。这往往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女人太强悍了。 得到回应,陈紫就又埋头继续研究她刚才那幅设计图了。伊雨涵和满心喜看了一眼余飞,心里都有个疑问。作为经理的陈紫,设计水平也就一般般,这余飞的水平能高到哪里去? 果然,如她们猜测,不紧没有高,反而是整个设计部里最差劲的一个,也是资质最浅的一个。因为后来她们知道,他比她们也就先到了一个月而已。 陈紫的居心可测,这就成为伊雨涵后来与她经常闹矛盾的导火线。 "这是你们的办公桌。"余飞指着他身后的位置给两位新同事介绍起来。 随着余飞所指的方向看去,伊雨涵看见了两张相邻的空的办公桌。满心喜也看着。 "嗯。"伊雨涵走了过去,把东西放在桌子上。 满心喜也跟着过去,把东西放在另一张桌子上。 两人对视一眼,一副苍天待她们可真不薄的神情。两人进了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就连办公桌都是相邻的。 就这样,已到中午吃饭时间了。同事们都纷纷离开工作室,往饭堂去。 伊雨涵和满心喜初来乍到,对公司不熟悉,所以也就不知道饭堂在哪里了。 "伊雨涵、满心喜,走吧,吃饭去。"余飞看着伊雨涵和满心喜,脸上带有笑容,很友善的笑容。 "好,谢谢。"伊雨涵和满心喜同时说了句一模一样的话。 余飞听了笑了,转身就离开工作室了。伊雨涵和满心喜也跟着去了。 室内只剩下陈紫一人了。看着伊雨涵和满心喜的背影,很不屑的眼神流露出来了。 余飞带着两人左弯右拐,终于到了饭堂。饭堂很大,看着也感觉舒服,人不是很多,都是穿着职员工作服的,想必,这就是白领专用饭堂吧。 "小伊、小满,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去帮你们拿饭。"余飞指着身旁的饭桌对伊雨涵和满心喜说。 这一路上来饭堂时,他和她们俩人一路聊着来,熟络了很多。 伊雨涵说,你不用叫我们全名的,这样既麻烦又显得生疏,毕竟大家都是同事了。 然后余飞就这样称呼她们两人了。 "好,小心点。"伊雨涵见余飞都这样说了,也就不客气地拉着满心喜坐下来了。 看着余飞的背影,满心喜有点过意不去。 "雨涵,这样不好吧,他能拿得了三份吗?我们还是自己去拿吧。"满心喜就是这样的性子,处处为人着想。 "别担心,他绝对是个量力而行的人。"伊雨涵看也不看满心喜,径直地说着这话。 果然,不出一会功夫,余飞就拿着三份饭过来了,是饭堂早已经用特制饭盒打包好了的。 很快,余飞就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把盒饭递到伊雨涵和满心喜面前。 "吃吧,有时间,可以慢慢吃。"余飞很体贴地说明情况,他们中间有两个小时的自由时间。 "好,谢谢。"伊雨涵接过盒饭,淡淡地笑了。 "谢谢。"满心喜接过饭盒也是微微一笑。 "不客气。"余飞一边打开饭盒,一边回了话。 伊雨涵和满心喜也把饭盒打开了,看着盒子里的饭菜,比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呢。

"余飞,问你个问题。"伊雨涵一边夹起饭菜,一边说。 "嗯,你说。"余飞已经开始吃饭了,只顾应着。 "为什么整个工作室里的人都怕那个灭绝?"伊雨涵毫不犹豫地把问题提了出来。 "因为你没看她今天那目中无人的拽样吗?她平时就是这个样子的,不仅是这个样子,脾气还差得很。我们做得稍有一点让她不如意了,就被她骂个狗血淋头。"余飞自然知道伊雨涵口中说的灭绝指的就是陈紫。 "呵呵,她真有那么泼辣吗?"满心喜有点不相信,一个当了领导的美女的修养会有那么差。 "你不信?很快你就会体会到了。"余飞看着满心喜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也不多说了,是真是假很快她就会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伊雨涵相信余飞说的话,今天她就看得出来,陈紫绝对不是一个省事的主。 人心险恶啊,满心喜还是太善良了。不行,不能让自己的朋友因善良而受人欺负。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在她的眼皮底下发生。 从小,伊雨涵的爸爸就对伊雨涵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你要让谁也不能欺负你。其次,还要保护好身边的朋友。 伊雨涵父亲的话,成就了今天的伊雨涵,有能力不畏惧任何人。 "嗯。所以你们还是小心点做事好。还有,她就是嫉妒心特别强。"余飞把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 "会的。"伊雨涵一边说话,一边吃饭。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好抬头想说话的满心喜看见踩着高跟鞋摇摆着过来的陈紫,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伊雨涵觉察到满心喜的异常,停下吃饭的动作,用手肘轻轻碰了碰满心喜。 "灭绝。"满心喜轻声地说。 "什么灭绝?"伊雨涵没看见正在摇摆而来的陈紫,以为满心喜说的是自己,声量一下子大了起来。 "我是说灭绝来了。"认识伊雨涵三年,满心喜还是第一次见伊雨涵反应那么慢,还这么没默契。 此时,陈紫已经来到她们的桌子旁边,但是没有停下来,只是看了一眼三人就继续走过去了。 这会,伊雨涵已经反应过来了,可是,可是 伊雨涵看着满心喜,满心喜的脸部有些不自然了。 看着陈紫的背影,再看看她的步姿,要不是人有消化功能,早就把婴儿时吃的奶都吐出来了。摇摆得实在是太不像样了,就好像一半被扯到南极,一半被扯到北极。 余飞看着伊雨涵与满心喜不禁为她们俩汗颜,这样的事都让她们撞上了,还是还是第一天上班呢。 伊雨涵从陈紫身上撤回很不屑的目光,看见余飞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 "小伊,你居然还笑得出来?"余飞这回不仅仅是汗颜了,还很不可思议。 满心喜看着伊雨涵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雨涵,可能刚才得话她听到了。"距离那么近,满心喜想陈紫定是听到了。 "听到了就听到了,反正迟早她也是要听的。没什么关系。"伊雨涵看着担忧的二人,很淡定地说出了心里话。 "你就不怕她会处处刁难你们两个?"余飞很不可思议,伊雨涵竟然可以这么淡定。 "怕什么,在工作室的时候她就没给过我们好脸色看了,自然她也不会善待我们了。"伊雨涵继续吃饭,不咸不淡地说着。 满心喜觉得伊雨涵说的很有道理,反正结果都是一个样的,又何必在乎那么多呢。担忧的心顿时放松了,脸色也显得淡定多了。 余飞看着变脸变得这么快的满心喜和淡淡定定的伊雨涵,也觉得自己的担忧显得有点多余了。 再说,第一眼看这两位姑娘就觉她们不是那种受人欺压的人。特别是伊雨涵,美丽的外表下却有一种不容人忽略的淡定,隐隐透露着她内心的强大。至于有多强大,就不得知之了。 "你们两个还不肯吃饭呐?"伊雨涵见两人都在神游着,没有吃饭的动作。 "再不吃就饭菜都凉了。"伊雨涵又补充了一句。 听到伊雨涵说话的满心喜和余飞赶紧抛下所有思绪,开始吃饭了。 这样下来,倒也终是相安无事地吃完一顿饭了,谁也没再说话了。 "我先出去走走。"最先吃饱的伊雨涵想借空余时间给闺蜜王优优打个电话了解一下,她那边是什么情况。于是找了个借口。 "你们吃饱了就到饭堂门口找我就好了。"伊雨涵接收到满心喜的眼光,知道她什么意思。于是乎,给她一颗定心丸。 "好。"余飞倒是很爽快的应了下来。 伊雨涵朝他点点头就往外去了。 刚好走出饭堂,伊雨涵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掏出来一看,是王优优打来的。 真有默契。伊雨涵看着手机屏幕上王优优三个字笑了。轻轻按下接听键。 "雨涵,你那边情况怎样?"伊雨涵还没有开口,王优优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还好啦,进了设计部。"伊雨涵轻轻地回了句。 "那就好。我也是进了设计部。满远就在我隔壁的办公室。"光是听王优优的声音就知道她是春风得意了,尽管现时已是夏季。 "如你所愿了。你看上天待你多好。"伊雨涵装出一副很是羡慕的样子,通过语气传达过去。 "你也不错啊。"王优优听见伊雨涵这样揶揄自己,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随意接了一句。 "好是好,可是我们设计部的经理,是个灭绝。我和心喜一去就给我们脸色看了。"伊雨涵把事情跟王优优说了。语气倒是没什么不满或者起伏。 "你说心喜也跟你一起?"王优优语气里满是出乎意料。几乎跳起来。 "嗯,我也是今天在公司大门看见她才知道的,就跟我一个部门。办公桌还是相邻的呢。"伊雨涵一口气把情况说了。清楚明了。 "哦,你们真是有缘呢。"王优优有点羡慕起来了。虽然伊雨涵说她们的上司是个灭绝,但她并不担心。因为,伊雨涵遇见灭绝可以梅超风起来,这个她绝对相信。 "你跟满远不是也很有缘。"伊雨涵听见王优优这么说,知道这丫头的某根神经又要短路了。 "先不跟你说了,心喜吃完饭出来了,我们晚上再聊。"伊雨涵掂量着时间,这会满心喜也该吃饱了。果然,转身就看见迎着她走出来的满心喜和余飞。 "好的,拜拜。"王优优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伊雨涵经常说,优优你就数挂电话的效率最高了。想到这,王优优笑了。 伊雨涵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迈开步子就迎着满心喜和余飞走去。 "雨涵,刚才是和优优通电话吗?"满心喜刚走出饭堂大门就看见伊雨涵在接电话。 "嗯,她说她也是进了设计部,办公室还在你哥隔壁。"伊雨涵看着满心喜说,脸上有丝丝笑容。 "哦。"满心喜云淡风轻地应了下来,好像事情是她早已经预料到了一样。 "你们都是同在A大出来的吗?"站在伊雨涵和满心喜身旁一直充当倾听者的余飞终于开了口。 "嗯,优优也是,还有三个哥们和一个姐妹,有机会介绍他们给你认识。"伊雨涵看着余飞,悠悠地说道。 "他们都是我们比较好的朋友。"满心喜也接着说了,不愿冷场。 "好的。很期待呢。"余飞看着伊雨涵和满心喜,她们这么出色,她们的朋友想必也是人中龙人中凤了。 "嗯,有机会的。"伊雨涵笑了。的确,因为余飞给她们的感觉很不错,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 "好了,我们边走边聊吧,还有时间,可以回工作室休息下。"余飞相对伊雨涵和满心喜来说,对公司的情况比熟悉多了。 "好的。"伊雨涵和满心喜齐口应道。 一旁听的余飞笑了,这两人真有默契。 "小伊、小满,你们是不是有熟悉的人在公司高层?"余飞见二人说什么倒也是爽快,有什么也就直接问了,不拐弯抹角的了。 "没有呢,怎么这么问?"伊雨涵虽然涉世未深,也能猜出个大概,但是不打算点破。 满心喜则干脆保持沉默。 "我看你们并不怕陈紫,一般有后台的人才敢对她不屑。"余飞就直接说了,今天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就连他,对陈紫也还是又几分畏惧的。 "有实力的人也敢对她不屑。"伊雨涵言外之意就是她没有关系,但是有实力。从余飞的话中,她知道余飞是个有背景的人,陈紫也是。 "也是。"余飞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就像陈紫,她虽然没有实力,可是她管辖的设计部是众星的核心,所以才敢目中无人。 "照你这么说,陈紫是个有背景的人物了。因为我看她没有实力。"伊雨涵一语点破,一点客气或者留颜面的意思都没有。 "嗯,她是副董事长得干女儿。"余飞谁也没看,一边走一边说。 "这么说,你就是董事长的儿子了?"伊雨涵看着余飞,心里暗笑了。 余飞听伊雨涵这么说,眼睛都直了,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看着伊雨涵。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